近有些所感所想和碎碎念:

在某 A 公司的时候大家都十点半才来,但早餐九点半就截止了。百思不得其解,直到某位前辈告诉我,本来早餐截止时间是十点,那个时候大家也就十点来。某位领导想让大家早点来上班,于是把时间往前挪了半个小时。干嘛,结果大家索性把上班时间也往后挪了半个小时

某位前辈曾经说过颇为深刻的一个道理:这世上没有好代码坏代码,只有已经上线和没有上线的代码。因为再坏的代码上线之后也没有人敢下线

真的见识到了人人都想做产品经理: 我见过HR想转产品经理的 我见过QA Leader想转产品经理的 我听说过金融专业转成产品经理的 我听说过董事长助理转成产品经理的

年会是被公认拼人品的时候,但掐指一算今年一次线上事故都没有出,就知道我中奖的概率不高了

人们常说时间能解决一切问题,我非常同意,时间也能解决产品经理提出的一切需求: “急吗” “后端有排期吗” “QA 有排期吗” “UI 给了设计稿再来找我吧” “我没排期啊,找我老大要吧”

以前在A公司的时候,运维团队最大的愿望是希望我们不要上线,因为上线就有可能出故障,出故障就会影响他们的 KPI:呵,一个公司内的团队最大的希望可以是公司产品不再有任何新功能上线

Bug 好像和爱情很像,不信可以把歌词中的关键词替换成 bug 演唱试试,一点都不违和:

Bug 是用来浏览,还是用来珍藏,好让日子天天都过的难忘”

“因为 bug ,怎么会有沧桑,所以我们还是年轻的模样”

“我的 bug 如潮水,bug 如潮水将我向 deadline 推”

程序员通常不愿意面对残酷的现实,比如当 QA 报出一个程序的 bug 的时候: “代码是走测试环境吗?” “浏览器缓存清了吗?” “后端返回数据不对吧” “这是另一个功能的 bug 吧” “这是浏览器的 bug 吧”

在我 A 公司的时候,产品经理写的需求文档实在描述模糊,原型粗糙。当时我就想,世上还有比这更差的需求文档吗?当我去B 公司的时候发现还真有,所谓的文档就是邮件里的一句话,“和xx网站的功能保持一致”

信心的效用很奇怪,有时候是负面的,比如员工对公司没信心了,他就会选择离职;有时候又起不了任何作用,如果我对自己写的代码没有信心了,我会选择继续提交,然后把坑留给下一个人

凡事沟通都只通过邮件,并且喜欢抄送甚至秘送双方老大的人,不是坏就是蠢

对我来说最恐怖的事情之一莫过于两个字:在吗 如果QA问,他们有新bug 如果产品经理问,他们有新需求 如果跨部门的领导问,就代表我多半惹了不该惹的人

有时候我觉得演艺圈比程序员圈子好混:如果某位歌手只是入围但是没有获奖,这仍然是一种荣誉,比如连续三次入围最佳男歌手;但你从来没看到过哪位程序员的简历上写,曾经三次参与在xx公司面试,并同时在第5轮被淘汰

公司里也有政治正确: 比如会议你可以不听,但是必须要参加 比如你提出的 bug 我会改,但不是现在 比如产品经理提出的需求一定要接,但可以排到 1000 年以后再做

这两年这些话你肯定听了不少: “业务深化”, “组织升级” “战略收紧”, “战略转型”, “资源重组” 翻译一下只有两个字:裁员

我不明白猎头为什么一定要用英文名,比如我微信通讯录里有: Daisy Shirley Amber Aiden Gillian 不好意思,这些都是名字都是我临时搜的,我实在记不住他们,你们也一点都不觉得违和是不是

当你发现某人 • 每天开始准时下班了 • 连着好几天不出现了 • 下班的时候总会带一堆东西回家 就意味着他快离职了

12年在创业公司 D 就职的听说过一件事,有媒体来采访公司,感叹公司竟然是所属孵化机构下为数不多周末不加班的公司之一。我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Java 和 JavaScript 有什么关系?” “就好比雷锋和雷锋塔的关系, 老婆饼和老婆的关系, 鱼香肉丝和鱼的关系, MC hotdog 和 hotdog 的关系”

入职创业公司 C 的时候,震惊的发现每天的午餐竟然是 CEO 他老母亲亲自下厨做的饭菜。由于肉菜有限,手快有,手慢无,中去去晚了就没了,只剩大米饭了。公司 CEO 曾说,是要让创始团队成员在 XX 年内在美国湾区买房,我想我的胃是等不到那个时候了

18年我还在某个公司团队的时候,前端开发和两位后端开发,加上一位 Leader 兼产品经理,在用每天站会口口相传的方式开发产品,临终上线发现我们四个人在开发四个版本——那是2018 年,要知道 DevOps 2009 年就已经被提出来了

知乎上有个问题是:如何成为年薪百万的技术大牛。在互联网公司这个答案不言而喻: • 那些年薪百万的是搞技术的吗 • 那些搞技术的都是大牛吗 • 那些大牛都年薪百万吗

人生有三大错觉的:电话铃响了;有人叫我;她对我有意思 程序员也有三大错觉:这是最后一个 bug 了;后天肯定能上线;上线后肯定没问题

之前有一条新闻说程序员穿特步相亲被拒,只怪这姑娘的目光太短浅了,他只看到了特步,却看不到它工位上的Bose QC35,桌子下方机箱里的3080ti

做天气预报的在做社交 做资讯的在做社交 做支付的在做社交 打车软件也做社交 健身软件也做社交 可你的朋友真的变多了吗

所有公司改革都喜欢试点,但据我观测凡试点,必成功

每个公司我一定都认识几个人,总能和我侃侃而谈现在公司的策略方向不对……让我想起另一群人,他们比马云更懂阿里,比雷军更懂小米,比马斯克更能看透到特斯拉要凉凉,比库克更懂苹果的初心——他们就是知乎用户

如果你初来乍到不确定某个人的职位高低,大致可以通过它在工位的时长判断出来,如果他常年不在工位意味着要么他在开会,要么在开会的路上,那么他职位不低——因为开会也是一种权力体现:和谁开,去哪开,开多久

全世界都想让程序员专心写业务代码

最近两年我不知道你是否和我拥有同样的感受,编程容易了许多,同时乐趣也少了许多## 一最近有两个契机让我写这篇文章,一是过去一年我陆续把我所有 side project 后端从 Azure App Service 迁移到 Digital Ocean(以下简称 DC) 的 Dr...… Continue reading

Copilot 结对编程指南

发布于 2024年01月18日

Tech Lead 要学会戴着镣铐跳舞

发布于 2023年11月26日